挑大梁

春节假期结束两天后,上海和长春终于恢复了低风险。去年一整年疫情的乌云压在心头,也就基本没请假出去,剩下的假刚好就放二月末消化了。

从周一中午落地长春到周五上午起飞返程,四天多的时间安排地非常紧凑饱满,环环相扣:

周一,中午到家吃了点东西,等姥爷醒了,请了个安,下午就看家具去了。经过一两个月的思考和实地考察,我妈对需要哪些大件心里已经有数,但距离最后定稿还是有很多功课要做的。图省事,初步方针是,无论定制还是成品就都在曲美选了。在店里和导购商量了一下,由于时间紧迫,本来一个礼拜周期的设计流程希望改成设周二下午就能量尺寸,周三就出图。既然周二要去新房子,就又和管家约了周二下午一点过来换个指纹密码锁,方便以后快递送货。约好以后,周一晚饭前赶回来和姥爷一起吃了饭,姥爷提起来剪头发的事儿,由于冰还没化,春节期间他一直没出门。我刚好回家前也有小木屋温泉的想法,遂琢磨周二下午一家人去小木屋温泉一下顺便可以剪头发,就在大众点评上尝试订个房间(比携程便宜很多,就是确认的非常慢,好在睡前房间已经确认成功)。晚上还在网上买了花洒和风暖打算把家里差强人意的装备换掉。

周二,接到设计师电话,本来下午一点过来,现在说上午十点多就能来,本着不想夜长梦多的初衷,吃完早饭就带上姥爷的午餐和小木屋温泉的衣服出发去新房子了。路上怕设计师到的太早又和管家联系,以便万一设计师到的早了,就麻烦她去开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车上点了面条外卖先送过去。一到地方就开始和设计师交代我们的想法,切磋几轮后外卖也到了,就把姥爷的午饭拿出来给他吃上,我们也开始吃面。十二点多,设计师已经量好所有尺寸别过了。期间又约了个周三的开荒保洁,让他十点过来输密码自己进来打扫,这样我们小木屋之旅结束以后可以中途过来看打扫的进度。一点钟,物业的人来给换门锁了,一个小时换好,后来使用中我发现门锁有BUG,又叫他回来磨合尺寸,一直到快四点才磨好,忙忙活活地出发去小木屋了。到了国信南山温泉以后,办了入住,本打算先剪头发再吃饭,遗憾地发现理发师今天回老家了。晚饭后回房间泡澡,由于记忆偏差,水温多少有点定低了,才39,按说42比较合适。不过为了不白住,泡了也快两个小时。保洁这时电弧联系,发现他们第二天是不带梯子的,这样吊棚很难清理,于是泡差不多,等姥爷睡了,我妈和我就又开车回家拿梯子送到新房子去。

周三,早晨起来开车到前楼吃早饭,让他们给房间换水(但是后来回来才发现并没换)。吃完发现一个轮胎憋了,而放在车里的小米充气泵也因为天冷电池无法工作,就拿到房间充电。充满以后,我和我妈轮流用手捂着充气泵(防冷)给轮胎打气,另一个人进车里取暖。差不多十分钟,轮胎恢复2.5kpa胎压。然带上姥爷就直奔新房子,上楼和保洁交接了一下工作,又径直回家了。中午等姥爷睡了,又驱车去曲美。和设计师讨论了很久具体的定制方案,又转了几圈,选择颜色和材料。这个过程中我反复和我妈确认她的想法,一方面不能过度建议,另一方面又得防止她被设计师的话术引导。总算在五点多敲定了所有细节开始签合同,同时让已经到了的外卖员把东西放到楼下大门里。期间我的手机又一次落地,正面屏幕骨折了。六点多终于签好合同,确定了三床、鞋柜、衣柜橱、床头柜、电视柜、沙发,就匆匆回家吃饭了。晚上又在网上逛了逛,琢磨了一下以后茶几,冰箱洗衣机的可选项。今天的某个时间还约了周四的风暖安装师傅和厕所除味的师傅。

周四,上午给姥爷准备好午饭,我们就出发了,跑了两家灯饰城,看了看飞利浦松下新特丽的吸顶灯。下午回来,发现姥爷自己竟然跑出去剪头发去了,还好平安归来。之后,约好的风暖师傅和厕所除臭的师傅也到了。两个人一直到差不多四五点钟才完活。

周五,撤了,估计在家接着待还能琢磨出活儿来整,比如换了家里的洗衣机。

期间姥爷和大姨都提到了挑大梁一词,形容我这几天的行动。但褒奖之余,自我反思得还是有很多问题的。时间紧任务重,平时的想法浓缩到一个很短的时间完成,会导致经常越过和家人讨论的步骤做决定,难免有些伤情感。其次,自己内心紧锣密鼓也会间接让身边人无法放松,所以小木屋的过程估计对他们来讲也不是那么惬意。另外,打扫卫生的环节事后发现清理的很偷工减料,比上海这边差很多,监督还是得有,特别是收工检查部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