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随笔

周五团建边吃大闸蟹边侃大山时还对自己的身体状态沾沾自喜呢,结果过了个周末就开始干咳,再到周末时已经四肢无力,边睡边烧,那种难受想死的状态无时不提醒着我感冒已至。

每到这种不明所以的痛苦从天而降的时候,除了疑神疑鬼地揣度各种可能的原因(吃蟹没吃姜,连续睡太晚,同事的传染),也特别容易陷入对日常生活和工作学习的反思。

如果时间有限,究竟应该投入在更有价值还是更值钱的事上。比如现在,是应该接着在之前的矿坑里探索还是出来找找附近的新矿井。还是说,更有价值的事其实就是更值钱的事,或者刚好反过来。毕竟每当牵扯到钱,思想特别容易过热,放大了目标的价值。也可能多年回头看今天的决定就像今天看当年没屯币一样的心情,看它不起眼,他确是你当下能把握的最好机会。亦或者其实俩事不冲突,同时进行也是可以的。Nowadays, man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but the value of nothing.

差不多两周里嗓子和肺的不适,让本来闲不住的伶牙俐齿不得不停薪留职。就这样,寸土寸金挤出来的几句话,没有了调侃戏谑和有些多余的铺垫,反而饱含温情充实且平静。不禁觉得平日里的话是不是杂糅进了过多的矫情造作,少了些真诚。等后面有力气说话了,是不是还可以省着点气,别用力过猛。

随着身体状态日渐恢复,思绪又平静下来,身体开始蠢蠢欲动,意图继续之前的冲刺。希望新的平衡态是以现在为基线的情况下找到的,也希望日后不是只有倒下了才开始反思。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