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Cut 的理解

In the Cut里面有四位主要角色Avery(女主角)、Malloy(男主角,侦探)、Pauline(Avery同父异母的妹妹)、Ritchiie(凶手)。

和一般的悬疑题材的连环案影片不同,开场是一段祥和的场景外加缓慢抒情的独唱。Pauline在这悠扬的小调中出场于缤纷落樱的花园,透过枝叶一个男人正在打太极。在女性主义导演坎皮恩的镜头下是女性站在了窥视的角度,画面中Pauline占了主要的成分,轻抿着咖啡杯。导演通过这一镜头传达出她的女性主义倾向,并将贯穿整个电影。

Avery慵懒的享受着清晨的温暖,一阵和煦的小风吹过窗口的风铃才让她警醒,背景音开始发生了变化。影片中首次故事的主线并不是如之前一般的平和,表面的安居乐业暗藏蹊跷。回忆式的老电影片段第一次出现,冰刀下的血痕道出影片的主题In the cut。

Avery对词汇敏感并且熟练的驾驭为她树立起一种全职全能的形象。她对单词短句的喜好,也为她后面地铁中不断收集那些闪现的诗句片段做了铺陈。Avery和Pauline对邻居的反应交代了二者的不同,Avery更为独立,有自己的思想,她们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女性,显然Avery是女性主义的代表。

Avery和黑人学生Cornelius在酒吧碰面,酒吧里在打台球都是女性,旁观的却是男性(虽然这种场景通常是以男性为主的,但导演告诉我们即使这种很典型的男人休闲项目,女人也是可以热衷的)。黑人学生为Avery提供了一个新词,Avery戴上了眼镜,拿出小本开始记录,暗流涌动的谈话中第一次提及了连环杀人案。Avery所表现出的的冷静从容正是真正贯穿全片的侦探形象。

Avery在去洗手间幽暗的小路上目睹了Susan给Ritchiie口 交并陶醉其中,直到手机响起Ritchiie望向这边Avery才离开。整个过程的影像实际上是Avery内心的情欲流动,女性情感独有的细致描写。导演为了能把女性丰富的情感表现出来,用了很多外在的表现形式,如文字语句,以及一些乍看起来有些无关的场景。

镜头转到上课的黑板,灯塔在片中亮相,灯塔为影片提出了一个待Avery解决的问题。下了课一段敞亮的空镜头过后,Avery出现在地铁上,车厢内的诗词片段直接描写了Avery的内心世界,特别是在她出地铁口时对迎面过来的男人那欲意浓浓的一瞥更直白的道出她身体涌动着的欲望。

男主角Malloy第一次登场是在通向Avery家的楼梯上,不管是接下来的谈话还是在Avery家的举止都可以看出完全是Avery占据了主导地位(一般影片中的男主角通常是以一种主人式身份掌控全局)。Avery陷入了矛盾的感情当中,一方面欲望驱使让她想要接近眼前的Malloy,但曾经父亲的形象的不良影响以及当她发现Malloy手腕上的纹身和在酒吧中目睹的男人的纹身相同时,她的防御性心理又让她想要逃避。Malloy走后,她依然沉浸在是否应该接近这个男人的思考之中。她接下来对钉在墙上的名片的爱抚行为一方面说明她在尽力缓解自己的情欲,另一方面也预示着接下来她会和Malloy走到一起。

由于Avery的欲望过于强烈,她只好通过性自慰的途径解决,数分钟不间断地描写场景描写过程中,镜头中闪现了酒吧中Avery看到的口 交场面,也照应了当时Avery的心理活动。女性的生理需要被提高到了和男性一样的层次,我想这样的片段如果不是出于情 色的商业目的,就只能在女性主义的电影中才可能找到。第二天Avery再次遇到Malloy,被要求到车上谈论案情。虽然是Malloy的要求,但影片的实际表述效果却似是Avery最后作出选择才上了车,永远是女性保持着主动的地位(影片中多次出现类似的表述方式,看起来总是Avery在控制局面)。当两个警察在讨论无关话题话题并忽略了Avery的存在时,Avery马上打断了两者的交谈,表明自己的存在,突出体现了导演对社会给予女性地位不平等的反抗情绪。两个男人在Avery的面前很像是两个争食的猴子。

摇动的车内视角,Avery望向窗外,一个红连衣裙的女子拐过街角在奔跑。这种窗外奔跑的镜头在影片中一共出现两次。这一次我认为其表现了三层意思:画面中不再是男人为主体,即使是一个外景也可以是女性来担当;另外可能说明Avery心猿意马,无心与两个男人的这种问话;第三重含义是映射Avery当时在酒吧逃走时的心情。Ritchiie再次问他是否确定时,Avery反问了相同的问题,Avery很少直接回答是或否这样简单的问题,总是通过巧妙的回答重新占据谈话的股东(女性话语权一直得不到重视,所说的话总是被男人忽略,这里Avery算是在控诉这一点)。车上谈话的片段中窗外第一次出现了美国星条旗,象征着这种自由下却有人恣意逍遥法外,还穿着自由民主的保护衣,似乎也暗示凶手的侥幸心理让他豁然开朗。

Avery到脱 衣 舞厅找到了Pauline,显然Pauline相比Avery更任男人摆布(”of course he’s right”),Pauline的性格与Avery相比软弱许多。两个人,一个象征独立的女权形象能够控制自己的情欲在与男人的相处中占据主动,另一个就仍是男权体系下传统的女性形象,受人摆布。两人最后的命运也说明了两种形象的结局。

第一次看影片时,Avery和Pauline两个人的谈话让我觉得两性之间的沟通真的很糟糕:在此之前一致认为Avery对Malloy很敌意,直到Avery和Pauline吐露了对Malloy的好感时才看清她的真实想法。即便Avery渴望着Malloy,在没有等到Malloy开车来时Avery还是毅然离开,坚守了自己主动的地位。约会时可以看出Malloy确是一个挑情高手,几句话几个动作就明白了Avery的需要。但当Ritchiie出现后,Malloy马上把精力转向了Ritchiie,两个男人的谈话再次忽略了Avery的存在,甚至是在Malloy和Avery的约会中。接下来Ritchiie和Avery的对话直接用了feminist(女权主义者)一词,显式地交代了导演和影片的立场,但该词却带有一种讽刺意味,映射社会中女权主义者被排挤的处境。面对两个男人的冷落,Avery再次毅然离开酒吧,彰显了自己的独立。

Avery遭遇了Ritchiie的袭击(Pauline也遭遇了,但不幸身亡,预示两种女性的下场),但她并没有沉浸在无限的恐慌之中,回到家Avery开始向Malloy了解案情,尝试自己去调查解决整个事端。作为侦探的Malloy显然在整个案件中远不如Avery的感觉敏捷准确。在影片中的几次案情发展中,都是Avery的问话、经历在推进线索浮出水面,而Malloy并没有起到关键的破案作用。在Malloy讲解残忍的凶杀过程中,Avery表现的和老练的警探一样镇定,并不是那种尖叫着惊慌失措着等待男人安抚的典型小女人形象。

短暂的平静过后,Malloy再次激起了Avery的情欲,在两人接下来床 戏部分,是Avery拿来了将女性从怀孕中解放出来的避孕套(积极主动地寻求女性解放)。直到Avery的欲望释放后,她才再次回想起酒吧口 交男的身份,并开始怀疑眼前刚刚和自己温情过后的Malloy,Avery这会儿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再次感慨两性的交流障碍,此时如果两个人能良好地交流,Avery能够继续深入了解下去,就能够发现另一个纹身男Ritchiie的嫌疑性了)。

在Avery和Pauline见面后,Avery再次强调自己的主动地位,并不是let 而是 want,即使是在性这种惯常认为男性占绝对主导地位的事情上。Avery和Pauline对口 交男的态度也再次表明了两种女性的不同点,Pauline对男人是一种依赖和几乎无条件的顺从,在性行为中完全处于被动地位,而Avery则是独立于男性的怀抱。

Avery的前床友尾随跟来(典型的猥琐虚伪男形象),他试图伪装自己的浮躁心胸狭窄(实际上没有任何耐心)。虽然牵着一条狗,但并不是出于爱心,对女人的情感知之甚少,以为情欲和感情是一回事。猥琐男这一角色颠覆一般电影中高大精明豁达的男性形象。在面对这样唯唯诺诺,道貌岸然的猥琐男时,Avery立即选择了离开,而猥琐男则马上歇斯底里如同传统电影中被男人抛弃的女人一样。

地铁的暗示语又一次出现,乍看起来是暗示Avery选择Malloy似乎有问题(这也是当时Avery的心理真实想法),不应该和他呆在一起。实际上从后文看来,是Avery怀疑错了Malloy,真正的凶手是Ritchiie(这才是‘错误的道路’的真正含义)。

Cornelius看似无关的两句话似在暗示Avery因为情欲走在Malloy身边的错误性。影片中多个情节的推动都是这种暗示性语言在发挥作用,这种细腻的构思和好莱坞火爆粗犷的男性电影形成鲜明对比。

美国星条旗又一次出现,只不过这次不是飘扬在上空,而是被死死的固定在墙上,并且被一半黑暗笼罩着,如果说第一次代表Ritchiie的放松心理,这一次就暗示他的黑手就要伸到这里。和一般的变态杀人狂电影的区别是关于Ritchiie的凶杀原因心理状态等并没有讲述,导演故意忽略了男性的感情。

影片中把欲望和感情区分的很开明确,Avery也直接表明现在对Malloy的思念的确就仅是性需求的层面。回忆式的老电影再一次出现,讲述了Avery的父亲向母亲求婚的故事,故事中的戒指和Malloy后来求婚的戒指有一定的联系。实际上随着Avery对Malloy的感情不断加深,Malloy正在取代老电影画面中父亲的形象,Avery开始在摆脱恋父情结。但究竟是如何联系的,导演并没有向男性电影一样用严密的逻辑来阐述。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并不需要完全按照逻辑来进行,Avery至今未婚也许和父亲对待母亲的方式有关,但或许也有其他原因,可这些并不一定要有一个答案。

当Pauline说到自己母亲没有结婚,而Avery说到父亲计划第五次结婚时,其实是在预示Ritchiie计划在对Pauline动手了(Ritchiie凶杀时总要戴上戒指,以求婚作为杀人的前奏),接下来提到安洁拉的未婚夫时,也表明Pauline对未婚夫的祈求的结果会是Ritchiie的到来。

Avery再次在地铁中看到了短短的几句标语,字面理解是下一节车厢的那个猥琐男已经远去了,也错引着让观众认为Malloy是凶手。地铁站出现了黑人和婚纱服,这个无关场景究竟什么含义目前还没看明白。

Avery来到警察局找Malloy,Malloy带Avery去郊外,在车上第二次出现了Avery望向窗外看到了奔跑女性的场景。和第一次不同,这回镜头很近,应该已经不包含逃跑的意味,表达Avery内心的急促地想要释放自己情欲。车开入丛林中,远景的颠簸镜头通常用于预示危险的到来,但实际上这仅仅只是导演虚晃一招,和后面Malloy突然开枪一样都是把让观众紧张起来。在丛林深处,Malloy让Avery学着开枪,Avery在Malloy的鼓动下开了两枪,第一枪略带紧张地打偏了,第二枪正中目标(这和影片结尾的情节相呼应,同样是两枪)。

随后,地铁里的暗示语又一次出现,表面看来似乎是指Avery对Malloy的感情淡化了她敏锐的洞察力,实际是指Avery找错了方向,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同样这也是Avery的真实心理变化。地铁里的暗示语是Avery心理状态改的直接描写,对于女性复杂的心理状态,仅仅靠无声的表情神态很难完全表现,导演的这种暗示性文字起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在Avery回到Pauline的住处后,真正的悲剧到来,音乐从喧嚣中安静下来,倒也并没有恐怖的声音出现,导演没有去刻意渲染这种残忍恐怖场景的气氛,丰富的女性情怀淡化了很多血腥的场面。血腥的场面在女性丰富的情感下变得不那么突出了,成了配菜。

在警察局,Avery坐在Malloy的桌子前,灯塔和美国星条旗同时出现了,就像征服每个岛屿的探险者一定要插上旗一样。插在灯塔上的旗象征最后的故事将在此终结。到此导演已经让观众完全进入了女性主义的视角,当Avery能够从悲痛中敏锐地发现Malloy的可疑点并直接指出问题时,情节已经变得顺理成章。

Avery回到家,美国星条旗出现在栏杆框架后面,似乎暗示着一种被囚禁着的自由,Avery的世界变得灰暗,心情差到极点。

回忆式的老电影中,冰刀切开了女人身体,象征着Malloy的形象的改变,Avery的怀疑已经十分明确,似乎美好的一切都开始恶化。但从观众角度看来,每一个接触Avery的男性似乎都有嫌疑,而且每一个又好像都有可能最终和Avery走在一起。无论是凶杀,还是抑郁的Avery的家中,影片的画面总是很唯美,淡淡的烛光,略带着影片开始时清晨的那种慵懒感。

Avery本来想要报复Malloy,但在性高潮时分她又陷入了矛盾之中,直到看到钥匙链,她终于确定了内心的恐惧和怀疑,逃离了Malloy。

大结局到来,Avery开始了和Ritchiie最后的较量,Avery看到了酒吧那个纹身的真正主人。她开了两枪,第二枪命中(呼应丛林中的试枪情节),最终Ritchiie倒在了仪式一般的画面当中,女性主义者最终战胜了强 奸犯。

回忆的老电影画面代表了Avery对Malloy的感情,Avery的父亲拥抱母亲的画面说明Avery的恢复了对Malloy的感情。在击毙了Ritchiie之后,Avery并没有如英雄版辉煌的回归,只是温柔的趟回到自己的男人身边。

为了乘凉的人,顺便栽棵树

为了乘凉的人,顺便栽棵树—-德育辅导年度工作总结报告

德育小导师的辅导活动始于我们2006级。导师团队人员来源于2010年金牌毕业生的候选人,学院希望借此加强不同年级间的交流,老生为后生指点迷津。起初,大两岁的人就做了后生的导师~这一头衔让我觉得十分滑稽。但接着这次交流活动让我意识到其实我很早就一直希望把我一路走来的一些经验分享给那些在这条道上后面不远处的学弟学妹们。

交流辅导的内容是我一早就想好了的,人生啊,理想啊,这些大假空的嗑咱还是别唠了。人家是比你小两年,但论起这些来也不见得你有啥独特建树,没准还误人子弟,价值观也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德育,用在我们身上不甚恰当,有几个人能真正觉得自己道德高尚的。在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土地上,道德的准则难以界定,倘若对自己都不能肯定,又何以明示他人。因此交流的内容就实际一点,考试、自习、图书馆、休息、专业知识、今后去向,看得见摸得着的吸引力总是比较大的。

辅导的班级非常让我满意,原因就一点,他们和我专业相同,否则就只能讲些虚头八脑的内容了。第一次和这个班级的交流还是很正式的,我准备了内容详尽的PPT,虽然PPT大部分内容都是我对专业技术的应用,少部分是关于我对专业学习的理解,基本是我对着一群很有品的听众天花乱坠的讲着那些我无法讲给身边人的故事。后面的几次交流虽然人是一次比一次少,但谈论的内容却更加实际,也不再是我的独唱团。我不知道我说的话对他们的影响有多大。但我从来没有打算在他们面前展现所谓的权威感,或尝试说服他们,究竟该怎样做,还是他们自己的决定。
辅导的班级的班主任是高平老师,我念本科时,很多实验都是高老师来指导,因此接触还是很多的,他人很耐心,也很幽默。在与他们班交流的时候,高老师非常支持有关的工作,为我们提供了实验室作为交流场地。
总得来说,和对口班级的辅导交流活动中,我们彼此都有所收获。

第一次的交流,我站讲台上,这种距离感导致大家问的问题也都比较泛泛。他们还都是大二,像考研工作这些问题,虽然都很关心,但切身体会并不深刻。讲的内容更多是关于我保研,和导师面谈,电子赛的种种。交流结束的时候,我和班级的几个同学一起去食堂吃了饭,显然我比他们还要激动,吃饭时我不停地在絮叨。我发现他们中少部分人对专业的方向还是比较清楚地,大部分人对专业有些迷惑,这和我们班当时的情况很像。我极力介绍专业技术,专业发展应用等内容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希望他们对专业有更深入的了解,去图书馆看看有关的书。一旦有了兴趣,学习下去就是一种享受了,这也正是本次交流PPT的核心思想。不过后来意识到,我的观点表达还是有些苍白,并没有将主题传达给在座的诸位。

晚上为了等车,吃完晚饭我就在刚刚交流讲座的教室里改改毕业论文,碰巧遇到了刚刚那个班的一个女生,她和我聊了自己的现状。我估计她应该比较内向,和班级同学沟通的不多,不过她对计算机有关的技术了解的比较多,比如编程,做个网站什么的。显然这些额外的优势反而带给她一些苦恼,她觉得很难与其班级他人交流,和女生交流吧,懂这些技术的人没有,和男生交流技术的又会比较奇怪。别的我也没多说,说实话让我多说点,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认同她的同时也鼓励她继续看这些技术相关书籍,对专业理解很有帮助,特别是今后的一些实验,她会较其他人更得心应手。另外她对电子赛比较感兴趣,我就讲了讲我当时参赛的过程,包括前两年的光电基地培训。但由于校区,和学校的课程改革,他们在前两年并没有机会参加光电基地的培训,这点在我看来还是很遗憾的。后面就还说了关于电子赛比较细枝末节的即使当时看来都是比较遥远的内容。

转眼我研一了,学期初又再次受邀和他们班交流一次。这次地点就在高平把门的实验室哈~人数少了很多,原因嘛,我猜测应该有很多:有的人觉得问个问题就得耗在这里个八小时太浪费了;而且自己的问题一个毛头学长真能解决吗;再来就觉得这类交流活动都挺扯的,的确现在市面上的交流活动真是水上加水。不过这倒好,起码我比较肯定到场的人都还是有兴趣听我讲两句的。同学们上了大三顿时觉得课程压力比较大,普遍反映数字信号处理这门课真是挺难啃(这个问题我记得清楚是因为当时我学这课也是挺纠结)。数字信号嘛,我整的就不清楚,所以也没敢说啥经验,不过让他们对老师的讲课还是应该持积极态度的。刘志文讲课确实蛮有水平的,这点我和宿舍同学很有共识。

其他的课程虽然也有些问题,比如一些课程需要高数等大一的数学基础,但他们都忘了,复习吧,又耽误了正课的进度。即便如此我说那也得去复习这些内容,不然就连前进的机会都没有。我对数学比较感兴趣,所以记得牢些,在学这些专业课时并没有遇到太多数学知识遗忘的状况。他们也觉得我学的比较好,很少会碰到他们的这些问题,所以很遗憾,他们的有些问题我并没有办法去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去解决。但我也不愿看到他们因此消沉堕落,不去上课等。虽然很苍白,但我还是希望他们不要就此放弃了,这点真的让我有些无奈。进入了大三,同学们对今后的去向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当我详细的讲述保研那点事儿的时候,显然大家的眼神已经呈现了反馈交互的态势。依他们的意愿,我讲了一下研究生这半学期我的感触(和本科相比真的是太自由了),你的时间完全受控,他们听得都很羡慕。但关于研究生导师和实验室,我特别解释了一些容易误解的观点,我也是念了研究生半年才了解到的。谈话闲暇之余又和他们聊了聊专业那些老师们的各种趣事,同学们对此倒是都很感兴趣,人都是八卦的动物啊~

随后我们集体去喝了会儿茶,坐在餐桌前,大家就都比较放松了,谈论的内容也很随意,随意到我已经记不清究竟说了什么。结束时支书和班长送我到了校门口,我再一次觉得班委很负责。

过了2差不多两个月,赶上他们班的德育中期答辩,请我过去当个评委。原来德育辅导的概念是从这里来的啊,此前我一直觉得怪怪的呢。我们那一届的德育答辩并没有很正式,而他们则是从开题到中期到最后的答辩,流程很全面。这次与以往很不同,基本都是我在听他们讲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历时非常漫长,但我听得感慨颇深啊。

每个人对待自己的答辩都很认真,我见到了一些新的面孔。原来成绩非常突出的战士一直没在交流活动中出现过啊,这点我认为他做的很正确。对于战士,他的观点和理由以及自我生长模式是非常健壮的,并不需要外界的干扰,不过看得出他似乎并不太受班级同学欢迎。人嘛,站得高了,哪怕是从椅子上站起来都让人觉得是要炫耀。还有一些对技术很执着的同学展示了他们用ARM做的电子相册,以及他们的一些电路实验的小技巧,让我有点小震撼。还有个同学答辩时,讲了自己昨晚的意识流,虽然逻辑上是混乱的,但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曾经我也有像他一样狂奔的思绪,做了几个月的研究生,当年的状态已经全然不在了,如果能看到那天的合影,我的神态中应该流露了不少自愧不如。他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充满了独特之处,这个班级真的绽放出我前所未见的五光十色。

在这之后我们就没再进行过集体的交流活动。有些同学偶尔会通过QQ问我一些问题。关于保研,成绩靠前的同学很难拿定是保外还是保内,找导师,选方向,这些零零碎碎的问题我手里都只有一个版本可以参考。电子赛的问题,问的也是越来越详细,连器件型号都要问出来了。前两天有同学在选导师,他把导师的资料发来我看看。回想我当初选导师,身边就是缺这样一个可以去问的人,我把我走了漫长弯路后的捷径指给他看,希望他走得顺当一些。

四年生活

进化的乐章

“真的要毕业了呢”,五月末的北京骄阳似火,大学的时光似乎就要在这熊熊烈火中燃烧殆尽了。四年来,我们一直在冲锋陷阵—-为学业、为生活、为感情、为了美好的明天,很少有机会驻足思考一下已经逝去了的,那些荏苒的青春时光。终于有机会在谱写青春乐谱的路上回过头来一望时,却发现我们错过了这首美妙乐曲的高潮,已经站在了曲终人散的尽头—-最前面的那些曲段已经看不清了,只有耳边还依稀回荡着曾经的乐章。

一、C大调学习进行曲

像所有故事一样,四年的青春赞歌也要有一个主旋律,那对于我来说就是学习。我觉得不单单是学生时代,即使走入了社会,学习也仍能让我永葆青春活力的手指,继续欢快的弹奏。
从老师那里获取知识的高中学习态势已经一去不返了。坦率的说,当年我也很享受于那样的姿态,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微微的张开怀抱,就会有海量的知识涌入。大学以来,这种方式发生了质的转变,张开怀抱等待的只有西北风,我们要有‘捕风捉影’的能力才能从身边瑟瑟的小风中抓住一页页的paper。
图书馆一直是我自习时觉得最惬意的地方,身边林林总总的书山总给我一种充实感,安静淡雅的人文气息也总是让我灵光闪现。可以说四年里除了睡觉时间宿舍的床,其余时间如果我不在上课,那你就几乎总能在这里看见我的身影。
大一的初来乍到带给我的新鲜感维持了很久,走进图图,我最喜欢在三层数学类的书架处闲逛,数学的魅力即使到今天对我仍然是一种诱惑。这里的有关微积分的书多多少少我都翻过,数学趣题类的图书陪伴我一直走到今天,也让我让我时刻头脑清醒。很多我高中遗留下来的问题在这里我都研究出了答案,而这个过程就是我大一时最值得回忆的快乐。
大二的到来相比大一更让我觉得毫无察觉,我光顾的书架已经遍及了整个图书馆。由于开始学习了C语言,对信息安全技术的潜在热情一触即发,所有系统类,安全类,程序设计类的图书都让我恋恋不舍,那段日子中由于想看的书太多,而时间又着实有限,放下哪一本书都让我有些遗憾,并且这些遗憾是日后再也没机会弥补的。这个阶段我也暂时从弗洛伊德的纯理性的“超我”状态暂时回归到了感性的“自我”态,浏览的图书也开始向二层靠拢。四六级英语题虽然不多,但我也翻过两本,英语幽默类的小书一直都是我的消遣最爱。这当中我还读了两本小说《那天她敲了我宿舍的门》和《早恋》,反正几乎可以说这个阶段的我对任何内容的书都感兴趣。
大三开始,电子赛以及专业课有关电路的内容的增多也使得我对三层原来不太关注的电子电路类的图书开始的如饥似渴的查阅。虽然由于光电基地的培训,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一直不间断的在学习,但相关的图书看的就不多,大部分内容都是在网上查到的。电子赛那段日子里倒是很少有机会去图书馆了,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跟上班差不多。这一年课程的学习也开始由原来理论性的学习向实际的工程应用贴近,感觉要想的越来越少,做得越来越多。这一年末还涉及到了保研的东奔西跑。综合这一年下来,事情是最杂的一年。
大四,对了,就是现在我处于的状态,保研的东奔西跑还继续了一段时间。学习上发现已经有点可以自主掌控了,准确的说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大学的学习方法了。不过好像和图书馆有一段日子没有见面了,主要是事情杂的让我没有更多的时间静静地看书了。不过幸运的是现在毕设期间,我又一次接近了大一时的早睡早起,与图图携手相伴的状态了,不同的是,每天面对的都是电脑而不是书本。
我与图图的缘可能就要告一段落了,这些年从它当中我倒是确实学了太多的东西了。还记得大一时仰望那些技术大牛,而如今发现自己的技术也可以小牛一下了。时间的积累伴随着知识的收获与沉淀,成长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直到今天我觉得我已经具备了自主研究的能力,今后的路可能更多的要在自己的边学习新方法边利用新方法获取知识的过程中前进了。

二、F小调生活圆舞曲

大学的生活和任何一个阶段的生活都不相同,它短暂却充满了美好的回忆,也是我们从稚嫩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
还记得进入大学后第一次洗衣服,洗澡,剃头,吃食堂,同学聚会,卧谈会……刚开始,大家经常一起上下课,来往于食堂和宿舍之间,渐渐地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习惯,行动时也就最多两个人一起。所谈及的话题也随着年纪的增长日新月异,最初和外校同学见面时谈及最多的就是贬低自己的学校生活条件,和本校同学谈及最多的就是食堂伙食,宿舍卫生,课程作业,自己曾经的高中生活,打过的游戏。渐渐地我们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开始谈论社会,人生与理想,这当中我学到了很多,也看到了许多在我的家乡看不到的场景与故事。
对于生活中的琐事也形成了处理的习惯,不会再为下午洗澡而紧赶慢赶,不会再为剃个头而一大早就去理发店外守候,更不会一大早6点就起床去教室占座,也没有再为食堂的伙食抱怨过,说是习惯不如当成是麻木。不过正是这样的状态才能让我更专心于其他的事业而不再花精力在生活的琐事中。
由于环境的变迁,我再没有找人打过排球了,虽然大一时也买过一个排球,但限于会玩的人实在太少,慢慢的我也就改玩篮球了。往往都是人不能该变的就只能适应了。相比之下,我的魔术倒是突飞猛进了。参与到魔术社团后,我开始更多的接触了魔术—纸牌,硬币,各种小道具。每一次学到的新招我都会演给宿舍的同学,用他们的惊喜换来我的快乐。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大二后虽然我没有再参与社团的活动,但魔术手法流程的学习却没有停止过。在参加了两次两岸四地的大学生魔术交流大会以后,我认识了很多魔术界的前辈。在学校里我也找到了可以经常交流的致密魔友,这个兴趣直到今天依然绽放着燎原之势。从中不仅仅是魔术技法,更多的让我学到了魔术表演时的言行举止、体态表情、眼神等的使用,这些都让我在日常的为人处事中获益匪浅。在魔术的练习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很多独立思考带来的快感—分析人家的表演技法,边摸索边学习这些招式。零九年春晚后掀起的魔术风也使得我的这个兴趣被更多的人赏识,让我在人际关系发展上多了一份灵活性。
大学同学虽然每天住在一起,但明显感觉不再像从前的高中同学那样亲密,除了自己宿舍的同学外,其他的很多仅仅是每天碰面打个招呼而已。直到毕业这一年,一切都有了转变,现在大家自由的时间多了,每天挨屋走穴,看到谁都倍感亲切。毕业杯足球赛,篮球赛,毕业旅行,大家之间的距离突然拉得很近,好像四年的友情一下都在这一时刻开花结果了。成长中带给我的成熟会让我在交往中不那么容易和其他人走进,但也使得我一旦与人走进就不愿意分开。
前两天我有机会参加了金牌毕业生的答辩,在准备期间,我回顾了很多曾经引领我前行的优秀品质。首先一条就是冥想。从大一开始,几乎每天,我都会进行一次冥想。可能就是睡觉前,躺在床上回忆一天发生的事,分析其中哪件事做的不妥当,哪件事还可以做的更好。由于大一的事情比较少,更多的冥想内容都是学习上遇到的一些题目,偶尔冥想的内容也可能是上课的状态是否良好。通常这些冥想都是有批判性的,总是试图找到自身的缺点,试图修正。到了大二,学生会的工作也时常会让我花时间去思考,有时就是简单的对第二天的时间分配进行一下策划。不过这样的冥想频率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下降了,可能也是因为我越来越习惯了处理类似的事情,就不再需要对此深思了。大三这一年分外忙碌,常需要花时间处理各种事情,看着书可能突然接个电话去处理学生会的事,再看会书又得去老师办公室一趟提交交个材料。同学之间也都变得淡漠了,各忙各地。作息时间也很难再保证了,上课经常有犯困的时候。更难熬的就是保研那段日子了,联系外校是啥资料都查不到,好不容易联系了一个导师,邮件回的特急人,好不容易导师想要你了,本校这边成绩单就迟迟出不来,成绩单刚一出来,本校这边就要外校的拟接收函,生拉硬扯的开了不计其数的证明,往返于本校和外校之间也何止三五十趟,几乎天天都要去个几趟导员的办公室,操碎了心,磨破了嘴,身子差点没累毁,每天都在抱怨学校,挨到了要到外校考试时又临阵磨枪地准备,通过了考试那会儿也放松不了,还得继续准备后续的材料,生怕哪个疏忽就一命呜呼。曾经一直希望能将这段经历写成文供后人参考,只可惜终于有时间提笔写时,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很多技术细节都模糊不清了。不过还好这些我都一一地挺过来了。大四一年了,好像几乎都没有再冥想过,看来我确实成熟了。

三、曲终人散

对于家人,只有分开才开始懂得他们的爱,懂得去珍惜,每一个假期我都尽力争取回家,哪怕回到家看到他们一眼,也会让我觉得生命是温暖的。无论今后走向哪里,家永远是我可以依靠的港湾。
四年的大学生活就像《肖生克的救赎》中讲到的,一开始你会排斥它,然后你会适应并习惯它,最后你会开始依赖而不愿离去。结尾,我想用徐志摩的一首诗来概括四年的大学生活。
走着走着, 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 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 就醒了,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 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灌篮高手的一些曲目

每次听见这里的音乐都不免热血沸腾,樱木花道飞身篮下的光辉形象立即就显现出来。还记得当年集齐全套书的那个浪漫的过程,总会拿起一本不断地研读到深夜,灌篮高手伴随我度过整个童年。

我的朋友

好想大声叫喜欢你

捕捉闪耀的瞬间

ENDLESS CHAIN

不让任何人左右我

直到世界的尽头

我只凝视著你